无序中的和谐 / Peace can be Realized Even without Order

teamLab, 2018,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Voices: Yutaka Fukuoka, Yumiko Tanaka

PLAY MOVIE

无序中的和谐 / Peace can be Realized Even without Order

teamLab, 2018,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Voices: Yutaka Fukuoka, Yumiko Tanaka

由无数透明影像所形成的数位互动装置。

从“无限的透明”的空间里,“走,走,走”作品中的肖像群走进空间后,便启动了这项作品。当肖像群离开这个空间,消失以后,作品便结束了。

作品中的人们各自独立。他们弹唱舞动,每个人都会被旁边的人所影响。舞者中没有指挥他人的领舞,也就是说,好像交响乐团里指挥家一样的人物并不存在,也没有中心或者标准等概念。可是,他们会相互影响,已然形成了“吸引现象”,稍微等待片刻演奏中就会形成和谐的状态。

观赏者接近作品中的人物後便会被发现,他们偶尔会停止演奏音乐,来跟观赏者打招呼,并将信息传递给身边的人物。很快地,他会重新开始弹唱舞动,但这阵干扰还是打乱了原有的和谐。不过,如果观赏者静止不动或者离开,舞者便会重新恢复和谐的局面,秩序也得以恢复。

作品中的人群,有时会脱离出该空间,走到外头去。若是返回该空间内,则又会弹奏起各自的乐器,或是开始跳起舞。

阿波舞节是起源很早的原始舞蹈节。在阿波舞节中,人们会自由结成多个舞群,在镇上随性弹唱舞动。有趣的是,不知为何,整个镇上的音乐总能处於和谐之中。舞群偶遇其他舞群後便会不自觉地跟着其他舞群的音乐节奏舞动起来。而这一切并不是基於任何规则,而是完全凭感觉的无意识行为。好像人们不受任何控制的时候,即便没有秩序,也能营造出超常的和谐氛围。也许,古人正是这样维持和谐之感的。

在今天互联网时代,人们相互联系的速度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世界各地的人们联系日益紧密,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更为重要。我们现在的体验跟舞蹈节上的体验很像。也许,正是通过这种无序的联系,我们可以寻得和谐。全息图中的人物无名无姓。因此,观赏者觉得自己就是装置的一部分,任何人都可以在无序中感受到和谐。

要表达出的是离开作品中的人们,并非是具体的某人,而是无名的某人。

作品是通过电脑程式实时地不断进行描绘,并不是放映预先制作好的影像。并非复制上一刻的状态,而是受到观赏者的行为举动的影响,持续不断地变化。 眼前这一瞬间的景象,将不会再出现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