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S2 of 3

呼應燈森林——一筆, Metropolis / Forest of Resonating Lamps - One Stroke, Metropolis

teamLab, 2016,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Murano Glass, LED,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呼應燈森林——一筆, Metropolis / Forest of Resonating Lamps - One Stroke, Metropolis

teamLab, 2016,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Murano Glass, LED,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當有人停止站立在燈的附近時,最靠近的燈之一會發出強烈的光輝並響起音樂。而做為起點的燈光會傳播到最靠近的兩個燈上。傳播出去的燈光會一樣發出音樂,然後再次傳播到最為接近的燈上,並且不斷連續地延伸開來。


當光芒從另一方延展過來時,就表示另一方有人在的意思。這麼一來人們應該會比平常更加意識到相同空間內其他人們的存在吧。


而且燈的配置雖然乍看之下雜亂無章,但是每個燈配置在空間中的位置使其最靠近的兩個燈之間連出壹條線時,都只會出現壹條獨壹無二的連接線。會這樣配置的意義就在於,當呼應的燈光雖然只與最接近的兩個燈相呼應,但是所有的燈都會被呼應壹次並壹氣呵成以形成壹道光的路徑,而且最後還會回歸到起點的燈。



有關燈的定位,需要滿足以下制約,並根據數學原理在空間裏合理配置,燈懸掛的高度以及不均壹的分布,在三維空間裏形成的路徑(光的軌跡)的平滑度 ,通過定量化的測試,和對多種方案的評價,最終形成了本作品。



燈具平面配置采用了填滿空間的交錯式配置,並且放在整齊的格子之上。這是第壹個制約條件。我們將地板,天花板的高度,人能通行的通道高度與寬度等物理空間的條件設定為第二個制約條件。而當所有燈在3次元空間中與最接近的兩個燈連成線時,起點與終點互相連接並只能形成壹條線則是第三個制約條件。


透過這種過程而創造出來的定位方案,乍看是毫無規則的,所以人無法預測光的移動軌跡且不會厭倦,實際上物理空間裏最接近的燈發出的光會相互連接,就好像火焰會自然蔓延壹樣。然後,燈光的軌跡會壹氣呵成形成壹條路徑,由自己為起點的光和與他人所形成的光必定會相交錯。


這不完全是以固定空間為前提下的靜態美,也包含了當人們靠近燈時形成的動態美。這表現出了新時代的空間設計方式,不僅能透過數位藝術來自由設計變化本身,而且把人們的存在對空間產生變化與動態也融入作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