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S5 of 45

Memory of Topography

teamLab, 2018,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youku

Memory of Topography

teamLab, 2018,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在撥開草叢就可以進入的高低不平的空間裡,描繪了久遠的山間景色。

隨著現實世界裡時間的流動,作品裡的景色也在持續改變。春天時綠色的稻穗幼苗到了夏天已茁壯成長,秋天應該就會變成金燦燦的稻穗。而且,與現實世界一致,昆蟲和花草也隨季節發生變化。昆蟲受到人的行動的影響而飛舞。然後,周圍空氣的流動也因人的行動而發生改變,因為空氣的流動,稻穗和花瓣飄落的方向也會被改變。



例如,到了初夏,螢火蟲會出現。當人們都保持安靜,螢火蟲的閃爍,會因為連帶反應呈波浪狀。


這件作品隨著一年四季的變化而改變,但每一年幾乎沒有變化,永恆地持續下去。然而,自然景色,也一樣,不會再次出現相同的景色,在下一年的同一時間裡,看起來好像是完全不變的景色,但嚴格意義上來說並不是相同的畫面。換句話說,眼前這一瞬間的畫面,錯過就無法再看到第二次了。幾乎沒有變化卻並非完全相同的風景,每年,永恆地持續下去。


作品和形成作品的媒介是分離開來的,作品的媒介是可變化的,並且根據人的動態行為而形成視覺上的錯覺,將身體完全沉浸到作品的世界中,人們和作品世界裡的界線也會消失不見。然後,人們共同擁有的世界因為自身和他人的存在而發生改變,自己和他人會共同融入這個相同的世界。



(今天的 “地形的記憶” )


梯田

通過一年的時間,和現實中的時間的流動一起,每時每刻都在變化。有時會下雨。

春天時還是幼苗的青綠色稻子到了夏天已經茁壯成長,初秋時開始有黃色的稻穗,並慢慢的變成金黃色。

當人走入空間,周圍空氣的流動也因人的走動而發生改變,因為空氣的流動,大片的稻穗也會隨之如波浪般起伏。


桂花

頭的上方會有桂花飄落。因為人們的走動形成了空氣的流動,從而改變了花瓣飄舞的行進方向。


紅葉

頭的上方綠色的樹葉,會慢慢由黃色,桔黃色,紅色,赤紅色,變成紅葉後墜落。

因為人們的走動改變了空氣的流動,從而影響了飄舞之落葉的舉動。


白頭翁

白頭翁會察覺人的位置,避開碰到行走的人群。

人們自身帶有各種各樣的色彩,當白頭翁從行人附近飛過時便會渲染到此人的色彩


紅蜻蜓

蜻蜓會察覺人的位置,避開碰到行走的人群。


在地形的記憶裡呈現海洋之流動 - 生命的色彩

在通過走道的這個作品空間裡,“海洋之流”的魚群游進來之後,便啟動了這項作品。當魚群離開這個空間,消失以後,作品便結束了。

由光所描繪的魚群在空間裡自由地無障礙地遨遊。魚群也會根據人群的位置,盡可能避開人們以免撞上對方。人們自身帶有各種各樣的色彩,當魚群靠近人游過時,便會染上他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