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

为什么 teamLab 要不断追求“没有边界的世界”

Inoko Toshiyuki, Uno Tsunehiro "Jinrui Wo Mae Ni Susumetai : teamLab To Kyokai No Nai Sekai", PLANETS, 2019, p.220-228

「teamLab 无界」 压倒性的超巨大!

――巴黎展会期间中的2018年6月,又迎来了东京的台场常设馆“ teamLab 无界”(以下简称“无界”)的开业。宇野在制作准备阶段就已经参观了场馆,开业后也反复多次体验了其中的作品。并通过和巴黎展会的比较,非常激动的阐述了他的感想。

宇野 巴黎展会和台场的“无界”,应该说几乎是在同时期推进的项目吧。正如展会主题名称所示,台场把巴黎展会的信息,改变了形式以后传达了出来。

“涂鸦自然 高山深谷”©teamLab
“涂鸦自然 高山深谷”©teamLab
“弹弹跳跳床宇宙”©teamLab

猪子 其实到最近为止,一直没有直接使用“无界”这个词。
因为觉得当今社会正朝着并不太好的方向发展,所以想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创造一个没有边界并连接在一起的美丽世界。
 具体的说,“无界”是由5个主题的世界组成的。
第一个是“无界的世界”。艺术作品从被展示的场所自主移动,和体验者的身体拥有相同的时间。而且,作品之间通过互相联系,创造出一个没有边界的世界。
 第二个是“teamLab竞技:运动森林”。关于这个主题接下来还会详细说明,用一句话来简单概括的话,就是提高"身体智能"的方法。
第三个是"学习!未来游乐园"("彩绘水族馆","滑梯水果园"等)。
 第四个是"呼应灯森林"。展示了2016年在法国首次演示的("呼应灯森林 - 一笔")等作品。
 最后是第五个,与丸若裕俊先生企划的茶叶"EN TEA"合作的茶屋"EN TEA HOUSE 幻花亭"。在器皿里注入茶水,茶中就会无限的绽放出盛开的花朵的作品("绽放在茶碗里那无限宇宙中的花朵"),可以在此得到体验。

“翻转世界,巨大的相连积木的城镇”©teamLab
“光之森林的3D攀岩”©teamLab
在巴黎展会“Flowers Bombing”作品前化身为剪影的宇野。

宇野 总之让我最惊讶的就是这个场馆压倒性的规模啊!

猪子 "无界"的作品遍布了四周的墙面,天花板以及地板,把场馆内塞得满满的。而且这个美术馆的建筑面积达到了1万平方米,是超巨大的哦!

宇野 我认为能够挑战这个规模,其实是涉及到一个非常本质的问题。因为根据规模的大小,可以提供的体验完全不同。一般的美术展,最长也就观看几个小时而已,以前的teamLab展会也在这个范围之内。而这次想要看完所有作品最少也需要半天,这点已经和主题公园非常接近了。如果要认真仔细的欣赏,就算花一整天也无法把所有的作品看完。

猪子 这次并没有想过要让大家一次看完所有作品。本来,作品就一直在不同的场所移动,所以要掌握作品的全貌是不可能的。比如就"八咫鸟"以及这个系列的作品("被追逐的八咫鸟,追逐同时亦被追逐的八咫,超越的空间 - 浮游的网巢")来说,八咫鸟会离开自己原先的场所,移动到其他作品的空间。作品之间没有物质的边界,而且作品在不同的空间通过不同的媒质会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宇野 一件作品融入到其他作品之中导致作品之间的边界消失,这是2017年伦敦展会的主题(参考Chapter9),这次就好像为升级版,一件作品每移动一次就会随之改变它的形态。但是,这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进化。如果作品没有了边界变得更为自由,而其自身没有发生变化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各种各样的人群,在“teamLab无界”的入口和台场的大观览车的出口交汇处邂逅
“绽放在茶碗里那无限宇宙中的花朵”と“茶树”©teamLab
本书在“呼应灯森林”作品空间摄影时,猪子向宇野介绍自创料理“猪子锅”。(Photographer: Jun Imajo)
“被追逐的八咫鸟,追逐同时亦被追逐的八咫鸟,以及浮游的网巢”©teamLab

猪子 在以前,艺术作品是凝聚了作家的思绪,呈现在物质基础为前提的东西上的。随着数字技术的诞生,艺术作品可以与物质分离并被完全解放,所以作家的思绪不用再依存于物质,而是可以思考如何直接凝聚在"用户体验"上来创作。到这个时候,理所当然的会思考更适合作品的空间以及时间的存在,而不是单纯的把作品陈列在一起展示。
打比方说,人类觉得会动的东西更自然,而想要凝聚人们的体验创作作品的话,我认为作品自身也可以和人类一样,成为可动的东西。
另外,人类世界的时间是一刻不停的往前走的,而作品世界的时间是会有停顿的,如果是影像的话还会有循环播放时的短暂停顿。这就形成了时间与空间的边界,我想把这个时空的边界也消除掉。

宇野 换个说法,传统的美术馆的艺术作品是控制了场馆的空间。也就是说,是为人们准备一个观赏某些东西的最佳视点,提供这一物理体验的场所。更确切的说,只是考虑了当光线从作品反射到人们的眼里是怎么样的,而teamLab则在此基础上添加了控制时间的因素。
我觉得这个时候有一个点非常重要,就像20世纪的电影文化中一些有剧情的电影一样,观众没有必要去刻意迎合作品的时间。
teamLab的展示,就算人们没有积极主动的投入其中,作品也会和自由行动中的人们产生互动。我认为这也是,绘画是非互动的这个问题的答案。猪子先生以前不是引用过一个“蒙娜丽莎”的名言嘛?(参考Chapter1)

猪子 “‘蒙娜丽莎’的前面站着太多人,令人感到不适是因为,绘画是非互动的”对吗?

宇野 对。如果其他观众的存在能够引起作品产生变化的话,“蒙娜丽莎”的面前有适当的观众反而会令人感到舒适。这个思路就好比是运用艺术和技术介入了人与人的关系,建立了他人的存在反而使世界变得更丰富的概念。
相对而言,这些作品介入了人与时间的关系。人们一边在思考“啊?这个看过了吗?”,一边在场馆内徘徊,这个时候其实我们已经丧失了空间感觉,也已经对时间的间隔没有了概念,而这个“迷路”状态才是真正的作品体验啊。

猪子 对啊!作品和自已身体的时间非常自然的同步起来,我希望这样可以消除其中的边界。但是这其实是建立了一个模糊了自己身体时间边界的不同时间轴的世界,所以我又觉得在某个地点这个世界会不会演变成现实世界呢。

宇野 几年前,猪子先生说“物理的边界在21世纪就不应该存在”。我想这个项目从那个时候就应该已经开始了。因为我觉得在现代社会,已经很难简单的通过一个切面或者分割点来分析事物了。打比方说,在工业社会,是否拥有私家车以及是否使用walkman,对一个人的生活形态以及世界观的形成来说是有很大差异的。
但是在现代,“怎么用谷歌”等软件的影响力变得更重要。而我认为说到底能够控制这些的,其实是人们对时间的观念。怎么合理利用空闲时间,通过利用Amazon等网购来节约外出购物的时间等等。因为互联网的出现,瞬时就让空间的重要性下降了很多。所以我认为在当今社会,与事物这一空间性的东西相比,反而是时间更多的分离了这个世界。
不是有一个俗语叫DogYear(指狗的时间比人类的时间快7倍,狗的1年=人类的7年)吗?在东京,伦敦这类大城市的信息产业工作的人和传统旧工业城市的汽车工人相比,时间感觉完全不在同一条线上。所以不介入时间感觉的话,边界线就不会消失。我认为这是非常本质的变化。

猪子 哦,原来是这样啊。

宇野 时间是无法复制的。我想可能会有人说还想多看几次“蒙娜丽莎”这个作品,但说的极端一些,如果记忆可以永远持续的话,看一遍就足够了吧?但teamLab这次的展示,随着时间作品亦会发色改变,每一次的体验都会成为独一无二的东西。
理论上,我们已经可以制作出超越人类视网膜认知上限的高清晰度的影像。这个潮流从复制技术问世以后就已经开始,导致高分辨率的照片以及影像这类可复制的东西失去了其本来的稀少价值。这个说法可能会被一些人谴责,但我们已经可以非常简单的就得到和“蒙娜丽莎”看上去没有差别的事物了。当这样的事成为可能的时候,我认为拥有独一无二的事物的权威这件事本身就没有多少意义了。所以说,teamLab把时间感觉介入作品这个想法是非常重要的。

身体的/三次元的“知能”体验

正在热烈讨论如何推进人类前行,以及世界的真相的两人,被埋没在“在人们聚集的岩石上,注入水粒子的世界”里。(Photographer: Jun Imajo)

宇野 正如在巴黎展会上模糊了“展会”和“画室”之间的边界一样,台场的“无界”不但消除了作品的边界,还把相比之下更偏向成人的展示作品和孩童也能尽情享乐的竞技类作品串联了起来。

猪子 这(“teamLab竞技:运动森林”)是“用身体来捕捉世界,从而更立体的思考”这一主题为中心的楼层。也可以说是基于“身体知能”的思考(参考Chapter6)而展开的项目。
特别是最近对于其中的一个“空间认知力”非常感兴趣。据说现实中,革新以及创造力和空间认知力是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的。你想,森林啊、山啊,大自然本来就是极其复杂的立体空间形成的。

宇野 除了人类有意识建造出来的东西以外,万物应该都是立体的对吧。

猪子 对!所以说城市的空间太过于平面化,纸张、电视机、手机都是平面的。像这样任由大脑来平面的认知世界,就会造成平面性思维蔓延。
所以这个“运动森林”就是,强制性的让观众进入复杂且立体的空间,从而达到提高人们空间认知能力的项目。
 楼层里设计了需要运用身体各种能力,才能前进的各种各样的立体作品。比如说teamLab独自开发的,同时多人参与的蹦床作品(“弹弹跳跳床宇宙“),会受到身旁他人弹跳的影响,导致自己站立的位置出现下沉或上弹。

宇野 ”运动森林“的世界里,有史无前例的巨大”涂鸦自然“(“涂鸦自然-高山深谷“)等着你哪。感觉当时像是在爬真的山一样哎。不得不注意脚下地形而行走,让我紧张了好一会儿,哈哈。

猪子 通过“用身体来捕捉世界,从而更立体的思考世界”这一体验,促进大脑海马体的成长,锻炼空间认知能力的“创造性运动空间”,就是创作此作品的初衷。
正如“立体的捕捉并思考世界”,这句话的含义一样,相比于以前的认知方式,提高了一个次元。从本质上来说,用不同的次元来思考问题,应该被称为“高次元思考”。但是此称谓不易理解,所以尝试了用“更立体”来表述。

跨越「二次元」对「三次元」的思考

宇野 teamLab当初基于“超主观空间理论”,研发在屏幕中展示的动画作品起步。而把这些动画作品变换成三次元的作品,就是最近几年创作的基调。对于我们来说,虚拟环境中存在的东西,通过三次元变换后,在现实生活中得到体验,是非常令人震惊的事。同时teamLab创作的艺术世界能单独支撑起“没有边界的世界”的存在,就能很好的阐释这个观点。
猪子先生不是经常说“和平共处比什么都重要”吗?国家以及和平并不是实际存在的事物,但我们确信其形态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我认为类似这种本身并不存在的事物,而又确实存在于我们大脑里的东西,是非常二次元的东西。
 然而现在我们对于这种“依存于人类想象力而存在的东西”已经产生了疑问。所以猪子先生运用科技手段把二次元的事物变换成三次元,从而验证并打消人们的质疑。我认为这个行为本身,把通过计算机的力量,已经非常接近没有边界的大自然的当今社会,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猪子 比如说有非常强大的个体被社会广泛认可,但其实它也无非是与世界相连续的一小部分,在琐碎并具有连续性的集合体之中偶然的诞生,当然我认为它的存在本身是非常美丽的。而且我们通常认为已经非常熟知的一些事物,普遍的认为已经是非常自然的信仰,其实也都是在世界的连续性关系当中,非常脆弱并偶然的形成的。

宇野 “小说TRIPPER”(株式会社朝日新闻社发行的季刊小说)连载的“泛用印象论”里,有写到teamLab试图把“人类的边界线”“事物以及作品之间的边界线”“人类和世界的边界线”,这三个边界线全部分解。但是我认为现在谈论的二次元和三次元的边界和它们不同,说不定会成为第四个边界。再深究下去的话可能会牵涉到生与死的边界线……这个话题我想还需要继续思考一下。

猪子 所以为了推动人类前行,是需要打破传统观念的。总之破坏与创造总是配套供应的,哈哈,先不谈这个了,希望“无界”这个场馆能够成为,喜欢这个世界的人们每年来探访20次,30次,成为大家来之不厌的场所。

“无界”现场调试工作时的风景。©teamLab
“无界”现场调试工作时的风景。©teamLab
“无界”现场调试工作时的风景。猪子貌似很适合戴安全帽。
Jinrui Wo Mae Ni Susumetai
Inoko Toshiyuki, Uno Tsunehiro
2019.11.21
3080日元(含税)